Category: 詩歌

0

像他們那樣年輕

像他們那樣年輕時
我的小命
差點丟在了諾曼底
隆隆砲聲很近
遠方的人可睡得安穩

道 0

你曾寫永恆的儒術,我曾寫老莊的不朽。 —這是詩的分隔線— 人間充斥煙霧 遮蔽眾生之目 在你深邃的眼裏 這一切如此不值一提 於是你走了 你毫不戀留 只是駕著一頭牛 便如清煙一縷 飄離那個亂世 無人知道你去何處 但你必與宇宙同路 大風起 北海之鯤化為大鵬 你帶著它遨遊宙宇 有形世界又怎能將你束縛 你的自在消遙 因你的無求無欲 你與萬物融為一體 水中魚也和你一樣歡愉 世間無一物屬於你 世間無一物不屬於你 [tags]道家,老莊[/tags] Technorati : 老莊, 道家

失憶的漁人 0

失憶的漁人

他每天到那條小溪 打撈已沉沒的歲月 直到水桶裝滿了魚 那條小溪一到夜晚 就變得深不見底 種種的往事 以夢的形式 浮起 入睡前 他吃掉打來的魚

起源 0

起源

自從學會做夢,他 便不再參與對神的任何祭拜 他得知正是這個世界的主宰 把他囚禁在軀殼裡 他和族人卻懷著敬仰以及依賴 感謝著一隻火球的監視-- 據說它提供了萬物所需的溫暖 做夢者學會了趁機溜出囚室 在那隻巨大的天眼轉去另一邊時 去尋找失落的故鄉 但他必須比天眼更早地歸來 否則,他將被流放 在那冰冷且永無邊際的空間 他終於下了決定 創造出一個新的世界吧 要依照著夢境

殘局 0

殘局

像故事的序 那台老邁的留聲機 還在播放著樂曲 唱的仍是那一句 年輕的歌者怎知 殘磚敗瓦已無法像過去 那樣傳染她的情緒 即便唱下去 故事也不會再繼續 此處曾開滿了黃菊 讓你以為,吻下去 故事便不會有結局

站牌 0

站牌

你的表情看似木然 周圍越是熱鬧紛繁 你越是孤單 可惜城市不提供落葉 去配合你的傷感 為何不和明月把酒言歡 是否你也在黯然神傷著 那遠去的身影還會否重返 這個只有你默守著的車站

守望麥田的癡漢 0

守望麥田的癡漢

是他想得太簡單 抑或本是場虛幻 陰霾了很久的天 被誰塗刷了深邃的藍 這夢結束得有點突然 守望麥田的癡漢 從憂鬱走向慵懶 懶得再與霧糾纏 懶得再和風車作戰 懶得再為那場夢唉嘆 他還忘了回家的時間 當晚霞稱讚 天幕上的那一場表演 他才發覺臨終前 依然是一個謊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