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創作

容器 0

容器

容器是一種什麽東西 是杯子對於水 是地球對於杯子 是宇宙對於地球 容器這樣的東西 是陰道對於陽器 是大腦對於智慧 更是我的心對於你的美麗

香蕉不能承受之凍 0

香蕉不能承受之凍

  我的家鄉曾生長著不少的蕉樹。那些蕉樹無人料理,天生天養,自行開花結果。   家鄉將蕉分成兩類:一種是市場上常見的香蕉;另一種是土蕉,就是沒有香味的蕉。家鄉的蕉樹長出的都是土蕉。等土蕉長大,我們就把它們摘下來。你可以說我們是偷,但是這些蕉屬於谁,沒有人知道。我想,不會是屬於玉皇大帝、齊天大聖的吧?事實上,我們偷過很多東西,比如李子、桃子等等,全都長在野外的樹上。這些都是春天的故事。桃李熟的時候,已大約可以下河游泳了。   要補充說明的是,本人從未偷過別人的雞蛋。我小時候也沒幹過偷別人女人的勾當。   我們把土蕉摘下來之後,就把它們放上閣樓。事實上,土蕉摘下來的時候還不夠熟,涩味很重,把它們擺在暗閣幾天才可以拿出來吃。在這幾天時間裡,土蕉皮會由青變黃,進而由黃變黑(部分黑),顏色漸暗,不過請放心享用,不會吃出病來。我們不會像現在的那些商人,為保持水果顏色,而往水果裡面注射化學物。   昨天,母親從超市買回來兩把香蕉,色彩漂亮。然後把它們放在冰箱裡。今天,沒有用袋子封住的一條香蕉,其皮膚已老化變黑,而用袋子裝著的香蕉則安然無恙,青春仍在。我想,你絕對不會向一條香蕉推銷SK II吧。   想起兩個星期前和功榮一起去看的電影<童夢奇緣>,劉德華瞬間衰老,正如冰箱裡沒有被封住的香蕉。   這世界就是一個大冰箱。人們以爲寒冷可以保持任何事物處於新鮮狀態。但是寒冷不能凍僵時間。   我的童夢呢?我總是夢見自己脫光衣服,跳進河里游泳……那些春天的故事,與顏色有漠大的關係,但一點也色情。 [tags]香蕉,春天[/tags] Technorati : 春天, 香蕉

太小,太小 0

太小,太小

小時候我住在鄉村發現鄉村太小長大後我東張西望發現女人的胸部太小 後來我到了縣城覺得縣城像一個小小的籠子後來我住在香港覺得香港是一個孤獨的小島 將來,我會覺得世界太小將來,我會覺得宇宙太小籠子越來越大小島越來越大但還是太小,太小

劊子手在等待一句話 0

劊子手在等待一句話

那個男人本不姓劊 當他拿起那把刀 人人皆叫他是劊子手 假如能換來世人無罪 這名劊子手情願成為妓女 每天呆在青樓 看盡世間的花花綠綠 只等著過客獻上龜頭 他說,這些造就了太平 如今除了砍頭 他每天在家門口 不停磨刀 這是為了死囚 死得沒有那麼痛苦 在磨刀的日子裡 死囚和他 都在等待行刑的通知 刀並不是他的刀 刀上也沒有名字 沒人知道他的名字 這個拿刀的屠夫 從來不屬於江湖 誰能讓活著的人 活得也沒有那麼痛苦 烈日下劊子手在等待 他不知道 舉多久的刀才能等到 –聖旨到, 刀下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