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旅遊

一步一個腳印

0

闖蕩東南亞遊記(四):「媽媽」帶我遊鐵路、看水上市場

尋找友人介紹的媽媽旅遊公司,參加鐵路市場+安帕瓦水上市場(Amphawa Floating Market)一天團。光聽名字很親切,友人說裡面的職員懂廣東話,我們沒機會見識,只知道問「no cheaper?」的時侯,接待的「媽媽」,斬釘截鐵說「no,very cheap la」。

0

闖蕩東南亞遊記(三):終於到了考山路(Khou San Road)

考驗來了。

和旅伴在網絡看那些合適的旅舍,一直只看不訂,真笨。背著大背包,在考山路四處找落腳點,以為這裡旅舍多的是,總會找到合適房間。才不是,找了六、七間,多是剩下豪華房,要不是,就是那些拍恐怖片的房間(Rainbow那間真是送也不能要),便宜的都給人訂光光。

0

闖蕩東南亞遊記(二):大鄉里出城

耶,空服姐姐幹嗎看起來有點像…Shemale。

口真賤,要積口德啊。這句話在打後的一個月,我倆不知重覆了多少遍,而口還是一樣的賤。

到了,是曼谷啊!旅程真的開始。

3

闖蕩東南亞遊記(一):三十天背包慢遊

別人眼中很亂很不順的路線,對於第一次做背包客的我們,回想過來還是無比興奮。看畢《不會去死》,心裡,一直蠢蠢欲動。

我知道,環遊世界,對我們來說,還是很有距離。但願意踏出,會驚覺眼界霎時開闊。

3

在雞公山上唱《唸你》

我在山區長大,高山、河流、池塘、田野就是我們的遊樂場,算起面積來,比全世界的迪士尼樂園加起來可能還要大,還他媽不要你一分錢。

2

張家界鳳凰遊記之二:路過長沙,吃臭豆腐

六點多鐘,我們到了長沙。這個屬於湖南省會的城市還在睡夢中,我輕盈的腳步只驚醒了她的火車站。和中國其他城市一樣,一出長沙火車站,就有一群人圍上來問我們想去哪,他們總有種你說去火星也能帶你去的自信。

2

張家界與鳳凰遊記之一:開往冬天的火車

2009年12月27號下午3點,四個香港青年坐上了去韶關的汽車。如無意外,六個小時後他們將會出現在廣東最北的城市。韶關是這樣一個地方:繼續向北走可到湖南,轉個彎則能到江西,不走就留在了廣東。他們的目的地只有一個–張家界,湖南的一個著名旅遊城市。

1

重慶遊學團第四天:從竹海到人海

到了第四天,病號Billy在其私家護士的悉心照顧和撫慰下,終於歸隊了。他們的事蹟再一次證明了愛是包治百病的良藥。史書記載:愛,既能治好發燒感冒喉嚨痛,也能治好花柳梅毒香港腳。可兄臺康復得真不是時候,一歸來就要面臨重大考驗,登山。 登的山叫茶山,但茶沒有看到,只看到竹海,所以那個景區就叫茶山竹海。面朝竹海,我整個人開始春暖花開,心裡想著:此時要是變成熊貓該多幸福啊,從明天起我和我的子子孫孫再也不用親自種竹子,而每天都有新鮮的竹子吃,然後我要發明竹子的一百種烹調方法,中式的西式的,想怎麼吃就怎麼吃。其實我們熊貓不太適合吃中餐,因為會把筷子也吃掉。然而,這樣一種幸福感,卻是基於幻想而來。幸福感,這東西幾乎從來都是依靠幻想獲得,只要你擁有了強大的幻想力,隨時隨地都能感到幸福。比如當你身處一個臭氣薰天的茅廁,若能把自己幻想成屎蚵蜋,那就會很幸福很幸福。所以一個男人一生的性福,與他娶到的老婆漂不漂亮無關,有關的是他的性能力--不,是幻想能力。男人之所以總是在尋找幸福,是因為在幻想力這方面,男人總是不及女人。 據說,張藝謀老師的非代表作《十面埋伏》一戲裡的竹林戲就是在竹海拍的,現在連章子怡曾經休息過的地方也成了景點之一。假如他日陳某也成名了,那麼陳某的到來無疑為這處景點增加了很大的潛力‥‥‥ 我們剛一下車,山下馬上就有一股煙霧往山上飄去,舞台效果異常神奇,竹林的境界頓時提高了好幾個層次,看來是跟張藝謀老師學過幾招的。這地方最敗風景的就是一下車就能看到「十面埋伏」牌坊,這四個大字提醒大家這裡曾經被張藝謀‥‥‥糟蹋過。然後我們往上走,看到一些人類文明的成果,包括拍完十面埋伏後才建起來的水泥建築,以及在竹子上留下的無數某某到此一遊的宣言。那些水泥建築在這片竹林給人的突兀感,猶如拖拉機奔馳在F1賽場上。而那些喜歡在竹子上刻字留念的遊客們,不知道他們是向乾隆帝學習還是向美猴王學習,如果是向美猴王學習,那就一定要學得徹底一點,在刻字之前請先在竹子旁施施肥。本來我也想找一棵最粗壯的竹子刻上「妹妹,我心裡裝著她到此一遊」,但由於無法在眾人面前完成施肥動作,就放棄了。眾所周知,我是一個完美主義者,如果我不能完美地按照內心所想去做,那我就不如不做。 川外同學請的當地導遊一路把我們帶上山去。爬山途中,我滿腦子美好的想像。而無數的網戀故事卻曾經告訴我們:現實是殘酷的。最終由於山上風景不佳,加上有一定的危險,我們不作停留就下山了。回到山下的那片竹林,有了自由時間,我們就開始拍武打片。到了一片竹林中,不打幾下是對不住竹林的,就好比到了重慶不吃火鍋不泡幾個辣妹同樣對不住這座歷史名城。本人通過理性思考,一直覺得熊貓會功夫是有道理的,千百年來多少武林人士在竹林裡打群架,住在竹林的熊貓光看也看會了。你想想這些年來你如何從一個只懂老漢推車的性無知變成一個善扭麻花追求高難度動作的天才,還不都是看愛情武打片看來的。 之後我們再乘車到山中一家農家飯館吃午飯。當天的菜單本來有一道燒兔肉,川外的倩茹同學聽說香港同學不吃兔肉後就改成了豬肉。那盤炸成金黃色的肉端上來後,實在很難辨認是甚麼肉,同桌的女團友有所顧慮,我們便問店家此肉為啥子肉。店家答:鼠肉。頓時,姑娘們一個個都慌成叮噹貓的樣子。 後來再向川外同學了解,他們說是豬肉。想想,連兔肉都不敢吃,沒道理給我們吃鼠肉。至於店家為甚麼說成「鼠肉」,估計是語言問題,就好像香港人把教室說成班房一樣,要是告訴重慶的同學我們平時都是在班房上課的,他們也許以為我們在開玩笑呢。 這個午餐最不幸的是我。可能是剛才在竹林發揮幻想力時用力過度,還沒調節過來,導致我錯把切碎的青色辣椒當成了豆角,剛咬下去沒什麼味,我就再咬了一口,此時辣味從四面八方向我脆弱的味蕾襲來,可真要了我的老命,心想:媽的,中埋伏了。我的眼淚啪答啪答往下流,十分壯觀,不幸的是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吃辣椒吃的,不然那一刻該有多少人為我動容啊,要是妹妹也在面前,估計連嫁給我的心都有。 然後我就破涕為笑了,我說:妹妹妹妹! 妹妹說:哥哥哥哥! 我說:妹妹妹妹,你知道嗎? 妹妹說:哥哥哥哥,我不知道! 「我找到了一片竹林。」 「是嗎是嗎!」 「以後我和你就住在竹林裡。」 「是嗎是嗎!」 「我每天給你做竹筒飯。」 「是嗎是嗎!」 「吃完竹筒飯我們就嘿咻。」 「是嗎是嗎!」 「妹妹妹妹,等我砍完了那裡所有竹子,就不再愛你了,好嗎?」 「那你甚麼時候砍完?」 「一輩子也砍不完。」 而事實是所有這些都沒有發生,唯一發生了的事情是我被辣得淚流滿面。淚光之下,世界變得一片模糊,開始浮現旺旺的經典白癡廣告:媽,好辣啊!媽說:怕辣就食原味。 從茶山竹海離開,我們先去參觀了全老師為退休生活準備的新居,大家除了讚嘆房子又大又漂亮之外,還紛紛為全老師她老伴的攝影技術拜倒折服。而李老師則要先行離開重慶,回到香港處理學校事務。 參觀完畢,我們便前往磁器口古鎮。那裡和我原本想像的不一樣,原以為那會是一個古色古香的地方,事實上只是人多擁擠的商業街。據說江南的周莊現在也如此俗氣,所以我就沒有怪磁器口。 我們先去看川劇。那只是一個小劇團,他們見我們這麼多外地人特地來觀看,加上川外的學生會主席韓涵媽還臨時拜了個師,他們可能誤把我們當成了知音,但我們只是出於好奇。我們看川劇,和老外看京劇是一樣的,完全聽不懂,只能裝成聽得明白,該鼓掌時就跟大夥兒鼓個掌。那齣戲是講李隆基和楊玉環的,我們雖然聽不明白,但一看到楊貴妃和她的丫環,就全都崩潰了。楊貴妃簡直就是一大媽,而她的丫環根本就是大媽,還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唉,萬惡的封建社會,貴妃平時一定虐待她了,她在等待復仇的機會,遲早有一天會把貴妃大卸八塊。 老實說,我一直在打瞌睡。等到表演變臉時,我才頓時精神百倍。有意思的是,此次的變臉表演者是一個女師傅,我還沒看過女的表演變臉,中國人的傳統不是傳男不傳女的嗎。這位師傅平時四處走穴,今天是為了我們特地從外地趕回來表演。可惜師傅在表演中間出了點小瑕疵,換臉譜的時候把下一張臉譜也拉下了一點,被我們識破了。當師傅把所有臉譜變沒,露出真面目的時候,我驚訝了:這個,這個,不是龔如心嗎? 聽完川劇,我們的任務是去領略重慶的茶館文化。我那一組去的翰林茶苑是舊式茶館,據老闆介紹已有幾百年歷史。老闆是一位健談的老伯(其實也不老),他不僅給我們介紹茶館的文化,還給我們講了當地的袍哥文化。其實舊時的重慶茶館與袍哥是難以分割的,袍哥是甚麼?換句話說,就是香港的三合會,但袍哥在49年以後已被有軍隊的黑社會取締了。老闆還分析了重慶出美女的三大原因:山路多,空氣好,吃辣椒。 老闆有一孫女,非常活潑,對生人一點也不怕,還放了隻貓出來,把我們嬌小可愛的女組長嚇哭了--怕貓的女生。小女孩覺得把女組長嚇哭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就在一邊呵呵地笑,被她爺爺喝罵,小女孩就躲進屋裡去。但她還是無法安靜下來,又拿了十八般武器出來表演,我們就叫她擺pose給她拍照,她也非常配合。 磁器口賣的特產和我們第二天去過的洪涯洞差不多,只是小食的種類相對多一點。最有趣的是,我們在磁器口再次發現了印度飛餅,看來印度飛餅長期扎根在重慶已經變成重慶特產了,可能還是連鎖經營的。在磁器口,我們吃了炸螃蟹和竹筒飯。炸螃蟹很脆,非常好吃;竹筒飯是糯米做的,味道有點像粽子。磁器口最好的是陳麻花,有好幾家總店都開在這裡,都宣稱自己是正宗的陳麻花。陳某我要是也會做麻花,在那裡開個店,也叫「正宗陳麻花」,大概也能騙到一些外地遊客的--誰敢說我不姓陳我不跟你急我老爸也會跟你急。我想起油麻地有幾家甜品店,也都宣稱自己的喳喳是最正宗的。 我原本對麻花並無興趣,因為我們到重慶的第一天就吃了麻花,硬梆梆的,味道很一般。老實說,男人把硬梆梆的東西含在嘴裡咬,難免會產生身同感受的錯覺。但磁器口的麻花完全讓我燃起了對它的熱愛。跟我們組的川外同學正好是韓涵媽,她給我們介紹了其中一家正宗陳麻花,我們就走去買。我和阿丁在等待老闆給我們包裝的時候,不停地試吃,一條接一條地吃,我們倆試吃的份量加起來估計都有一包了,老闆倒是大方得很,任我們吃。為了報答老闆的大方,我們也試吃得很大方,吃一條就讚一句「好吃」。 此次遊重慶,最後悔的一件事是沒有多買陳麻花。後來川外的藝婷同學在facebook說下次到重慶她送我50包麻花。我想,衝著那50包麻花,我也該再去一次重慶。 氣槍打氣球九十年代初在我家鄉非常流行,沒想到在磁器口還能找到,而且為數不少,果然不負古鎮一稱,讓我想起了我那古老的童年。其中有一檔的獎品是厚唇的七仔,那唇厚得非常誇張,估計是吃辣椒吃的。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的打地鼠遊戲機,幾乎整條街都能聽到此種遊戲機發出來的聲音,「你打不到我」,「你打不到我」。對於這句話,我們用香港特色語言進行了另類的演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