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隨筆

0

生日,暴雨

9月9號是我的陽曆生日。事實上客家人到現在還保留著過農曆生日的傳統,不過既然大家認定了9月9號就是我的生日,那也無不可。 昨天收到了她們的禮物,雖然那個袋子我不知道該如何利用它,不過我還是很高興的。晚上零時到來後,相繼收到一些朋友的問候,主要有布殊、胡總、安南等等,其中貝理雅因爲面臨逼宮危機所以忽略了本人的生日,而陳水扁在倒扁運動的困境中雖仍不忘本人的生日但本人已拒絕了他的來電。其中來自高麗國的豆腐小朋友問到,她們送的禮物我是否喜歡。我的回答比較無釐頭,目的是爲了含蓄一點。我說,我喜歡美女多一點。這個回答固然不是想她們送個美女給我,美女難求嘛,事實上我可能並不是喜歡美女多一點。如果有一個美女太直接地問我,我是否喜歡她。我也一定不會直接回答她,而會告訴她,我很喜歡她送的禮物。道理即在於此。 我的農曆生日是8月14,中秋節的前一天。把我的年齡當成秘密的人,大可以去算一下88年9月9號的農曆是否8月14。如果不幸兩個日子剛好吻合,那麽只能説明連上帝都在捉弄你。我無限歡迎社會各界人士再次賄賂我。 根據我媽的説法,我出生的時間大概在中午一點左右。今天的中午一點正下著暴雨。天昏地暗。 update:認識毛澤東這麽多年,今天才知道我的生日就是他去見馬克思的日子。黃健翔高喊:毛主席靈魂附體…… 沁園春·雪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望長城內外,惟餘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与天公試比高。須晴日,看紅妝素裹,分外妖嬈。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雕。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這闕氣勢磅礴的詞,毛澤東寫于1936年,發表當時他正在重慶和蔣介石談判。此詞一經發表便引起轟動。基本上一說到毛澤東的詞就得提到它。 另外又想起按陽曆的話,今天也是表妹的生日,祝她生日快樂。 [tag]生日[/tag] Technorati : 生日

豈止是問題少年 0

豈止是問題少年

在母親和叔父最近的幾次通話中,關於我和父親的話題已經變得比祖母的病情更加重要。叔父因爲不相信我,所以也就不相信母親所講。 在我小時候,也是叔父尚未成爲男人的時候,我和他的關係很好。在我長大之後,也是他成爲了男人之後,我和他的關係便疏遠了。在他眼中,我是一個問題少年。確切來説,這不能怪他,因爲幾乎在所有的親人眼中,我都是一個問題少年。這個問題少年一無是處,不能信任。 關於我「變坏」的責任,父親四処宣揚是母親沒有管好我,他的這種看法也幾乎得到所有親人的認同。這些親人都疏忽了一點,我的父親何時行使過父親的責任?對此,母親的説法也有些奇怪。她說,在初中之前我還是一個好孩子,因爲她管教有方,只是在上了高中之後就變坏了,這不只是她一個人的責任。這種説法的奇怪在於,我並不覺得她管教有方;如果我真的變坏了,我也並不覺得我是從高中開始變坏的。 老實說,我小學五年級就開始變坏了。五年級以前,我成績頂尖,在班上身兼要職,是「未來的棟梁」。可是五年級后我就「凍涼」了,不僅成績大退步,同時在班上也僅僅是一個勞動委員,並且廣結「損友」,開始抽煙。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上了初中。當年的升中考試成績,我寂寂無名。半個學年的時間,我收復失地,成績位居年級前四。於是我又被寄予厚望,同時身兼班長和團支部書記,是許多班主任都想擁有的學生,因爲學生進年級前五,班主任也有獎金。這種美好的情況只持續到初中二年級下半年。由於我和當時的班主任關係不佳,下半年考試的成績急退到年級20名,母親在這個過程中扮演著重要的毀滅者角色,因爲她只信任班主任,不信任我。到初中三年級的中考模擬試,我的成績是50名内,以往年這所中學的中考成績,我是完全沒有希望考入重點中學的。但意外的是,學校當年的中考成績大收穫,二十幾個學生考上了重點,其中一個就是我。有一個沒有教過我的女老師不無鄙夷地把我考上重點高中形容為天方夜譚。這位女老師的看法大概是和我的親人們不謀而合,那就是:我是一個問題少年。問題少年不應該進重點中學。但是我覺得這位女老師相當無聊,我就算成了殺人犯,那也與她無關。 意外地考進了重點中學,可能讓我沒有壞得那麽快,但在以後的日子裏我沒有再振作過。問題少年的標簽就這樣貼在我的身上,直到今天。我現在在香港,那些老師並不知道我過去的故事。 在我起起伏伏的成長歷程中,我根本看不到母親有什麽高明的教育方法,當然我的父親更糟糕,他完全處於缺席的狀態。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他的兒子突然長大了,並發現他的兒子不僅一無是處,而且是個問題少年。於是,他把所有責任都推卸到母親的身上。 我的父親現在到處宣揚說我成績不好。但事實是,他根本不知道我的成績,也從未有過問。他只會說,誰誰誰的兒子房間裏貼滿了獎狀。靠,我的獎狀都收起來了。 [tag]問題少年[/tag] Technorati : 問題少年

開學第一天 0

開學第一天

今年的暑假過得特別快。人的歲數和時間的長度似乎是成反比的,人越長越大,時間的長度就似乎越來越短,一個多月的時間等同于一個星期的時間,飛速而逝。然後就發現,在這段看似短暫但其實不短的時間裏,自己什麽也沒做過。這説明時間長度的縮短並未帶來其密度的增大,因爲我的日子比往常還要空虛。 我們的課室已從三樓轉移到一樓,這是升班帶來的唯一的好處,從此上學少爬兩層樓。不排除這對某些肥胖的同學來説是個壞處,因爲鍛煉的機會又少了。不過在肥胖同學的行列中,已不包括豆腐同學,因爲她已經離開了我們,正常情況下她不會再出現在圓玄一中更不會出現在A班課室。在過去的6A班,不僅豆腐,還有Double V(V煞)、笑魔Sonia和某一位好像已經做了老大的同學都離開了。豆腐是蝦仁一族七人中的一員,而Double V是吳彥組四人中的一個,這兩個人的離開,我都有點不習慣。對豆腐自然是「感情深厚」,雖然本人深知她不會成爲「我的人」(關於這一點不用她本人或者任何人提醒我),感情也已「由濃變淡」(意思不是友誼變淡,而是說就算現在她告訴我她已經是誰的人,我也不會太失落;她的名字在我的文字中再次出現也説明我基本上已把這個包袱放下);和Double V也同組了半個學期,感情(同學之情)亦有。去年剛開學那段時間,感覺Double V是個孤傲冷漠的人,後來才發現這是對她的誤解。可以說,當你還沒真正認識一個人,那個人對你都可能是孤傲冷漠的。所以小龍女這種無論對誰都常年保持孤傲冷漠的人,屬於人間罕見品種。 在過去,某人因爲他個人的不快樂,導致全班地震,七人組從此天各一方。有失也有得,從此就有了吳彥組。吳彥組一開始並不叫吳彥組,而叫八兩金組。這個組名是隨便想出來的,沒有任何含義,當時中化課要我們解釋含義,我就說四個人每人二兩金加起來就是八兩。當然這樣的解釋也未有賦予它任何含義,更與高深無關。現在吳彥組又天各一方,L仔在最後,肥晴在中間,我在最前面,而DV則又不知身在何處,讓人不禁一番感慨。 雖然早知道豆腐的那一身舊校服會出現在某一位新同學的身上。但是僅僅根據她在日記裏的描述,連那位同學的性別亦不足以判斷。直到本人確定了新同學全是女同學之後,才知道那會是一個女性。在開學典禮上,這位來自保祿女校的女性就很榮幸地可以坐在本尊的右邊,但問題是直到中午和豆腐同學吃飯才知道那位女性就是她所說的那個。以本人的鼻子對狗的氣味之靈敏程度,沒道理沒有聞出豆腐的校服,但事實就是沒有聞出來。這説明一個暑假下來,我的鼻子都退化了,可想而知這個假期再放長一點,本人就會持續退化,直到只剩下雞巴還雄赳赳氣昂昂,仍然會仰天長嘯。 今年的學生手冊延續了去年的幼稚風格,不過要在幼稚上比個高下的話,還是去年那個會以絕對的壓倒性優勢獲得勝利。可以說,去年那本手冊的幼稚程度已經達到了太陽系水準,不是一般人可以突破的,就算同時集合雞和豬的智慧。對不起,我又潑了你們冷水。 看了同學的日記才想起,再沒有那塊大鏡子了。多一人或少一人的鬼故事還會發生嗎? [tags]蝦仁一族,圓玄一中[/tags]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蝦仁一族

俺騎著牛去趕集,買了部Nokia 6280 0

俺騎著牛去趕集,買了部Nokia 6280

昨天在本座之軍師家洛的帶領下,買到了Nokia 6280。家洛是個受人尊敬的縂舵主,但不是好軍師,因爲他也”迷路”了。都快到油痲地了,他才醒悟原來這個方向不是去先達的。 買了個512MB的Toshiba miniSD card,160元,應該是買貴了。網上找到的一個價錢是90元(其他牌子的100元多一點就可以買到1G了)。還有問題是,手機上查看記憶体的縂容量只有488MB,20多MB不見了。本來就會這樣,還是這卡有毛病?如果這卡有問題,我得回去找老闆娘算賬。有可能的話,就換成1G的,用過之後才知道512MB會比較緊張;沒可能的話,就換她女兒做補償。 人家說得對,Nokia 6280和N70相比,因爲不是智能機,所以沒有那麽多東西可玩。不過對於我來説,錢是最大的問題,Nokia 6280基本上夠用了。一個老問題,Nokia的機仍舊不能用拼音輸入繁體字,芬蘭人不知道有人用拼音輸入繁體字的嗎?我查找過T9輸入法的一些介紹,它本身好像是可以拼音輸入繁體的。幸好沒什麽人給我發短訊,不太需要打字,不然我的那些看不明白簡體字的朋友們老收到我的簡體字短訊,遲早會對我行兇。無論電腦還是手機,本人除了拼音輸入法,其他一概不會。據説程序員大多也只會拼音輸入法,可我不是程序員啊,所以我是不是該死。 Nokia 6280的另一個問題是,後蓋比棺材板還要難開。昨晚把我弄急了,再打不開我就準備要用暴力了,結果這時候就被我打開了,你說氣不氣人?這是設計上的一大缺憾啊,爲什麽不用按鈕之類的東西來鎖住後蓋呢,或者在後面加點波浪可以產生阻力來推也好啊。説明書上也沒有相關説明。我幾乎以爲所有Nokia 6280的用戶中,我是最笨的一個。要是妓女穿這樣難脫的衣服,還能做生意嗎? 今天就一直在搞Nokia的PC套件。這套件以前裝過,裝完之後發現自己沒有數據綫用不了(別笑我不明白,是這世界變化快),所以就刪了。老實說,這是一個”流氓軟件”,刪不乾淨。現在裝個新版的就出現了問題,流氓到讓自己也出現問題的流氓軟件,我還是第一次見識。好不容易才找到了Nokia官方的清除軟件。一開始對這軟件信心不大,結果居然把問題解決了。真高興呀。誰遇到相似的問題正煩惱的,恭喜你,你太幸福了,哥們我把軟件下載地址抄出來給你:http://nds1.nokia.com/files/support/global/phones/software/Nokia_PC_Suite_Cleaner_3_4.exe 如果還不行,那你已有充足的理由去屌Nokia了。之前我就想過要這樣做。 update:關於SD card的容量問題,找到一個帖子:http://www.mobile01.com/topicdetail.php?f=61&t=186428 上面說,這是正常的。是嗎?我是菜鳥,不要騙我啊。512MB少了1/20左右的容量是不是過分了點? [tags]Nokia6280,手機[/tags] Technorati : Nokia6280, 手機

0

用頭髮表達思想

我去剪頭髮,理髮師問我怎麽剪,我通常只有兩句話回饋給他:碎,要短。 如果這個理髮師理解能力不夠高,或者不能與我心靈相通,我的下場就會比較慘:后現代風格的髮型就這樣糊裏糊塗出現在我的腦袋上。 這次剪的頭髮還算比較滿意,因爲夠短。要剪好我的頭髮其實很考驗理髮師的功力,因爲本人腦袋不圓,頭髮不多,很難耕耘。實力一般的理髮師剪完我的頭髮,看著眼前他的作品會很有挫敗感;相反地,一個能把我的頭髮剪好的理髮師,剪完我的頭髮后就會很有成就感–應該頒個獎。爲了考驗各位理髮師的實力,我覺得我剪頭髮應該免費。 短髮的好處是,不需要太多時閒打理頭髮。長髮也有好處,看起來像詩人或流氓。無論詩人還是流氓都是好的,因爲都屬於浪漫派。無論現實主義詩人還是浪漫主義詩人,所有詩人都屬於浪漫派。對於這個很不浪漫的世界來說,浪漫就是最深奧的思想。 [tag]頭髮[/tag] Technorati : 頭髮

回鄉錄二 0

回鄉錄二

回到鄉下的第二天,到祖母房間看望祖母。那一具飽受摧殘的干扁身體虛弱地躺在床上,看著讓人心痛,我想起三年前外祖父也是瘦成這個樣子。祖母好像並沒有發現我進來,從她的眼神裏我找不到任何信息,找不到她的視線望向何處。我完全無法想象,她用多大的意志力支持著她的生命。 母親指著我問她,你知道這個人是誰嗎? 祖母答,不知道。 母親給了她一個很大的提示:是不是陳奉京? 祖母聽到我的名字並沒有特別的驚喜,神情始終木然,只是應了一聲:嗯。祖母的聲音很微弱。我也不清楚她是不是真的已經知道我是誰。 祖母的一生也相當坎坷。她的父親是一個國民黨,有兩個老婆,据我所知祖母是小老婆生的,後來給了大老婆作女兒。她的兩個母親,我小時候都見過,大母親活到了差不多一百嵗。小時候從鎮上回外祖母家要路過祖母的娘家門口,常能遇到祖母的大母親,我會問候她,她也會很高興地應我,露出幾只漂亮的假牙。說回到祖母的父親,他在國民黨打了敗仗後逃(或者說撤退)去了臺灣,把兩個老婆和全部兒女留在了鄉下。也就是說大概從1949年開始,祖母再沒有見過她的父親,這和失去父親沒什麽分別。後來她嫁給了我的祖父。她如何和祖父相識,我並不清楚。 再後來,我的祖父在城裏工作,和另一個女人好上了。在我父親9嵗的時候,祖父向祖母提出了離婚,祖父承諾會每月提供贍養費,而祖母不像古代的女性”一哭二閙三上吊”,也不像現代女性會提出諸多離婚的條件。就這樣,祖母居然乖乖地和祖父離婚了。後來理所當然的,祖父和另一個女人也有了兩個孩子,加上那個女人帶過來的一個孩子,總共就有三個。試想想,我的祖父在那個年代有沒有能力再向我的祖母和鄉下的另外三個孩子提供贍養費?再説那時候他還有個老母親呢。所以基本上可以這樣說,我的姑母、父親和叔叔是祖母一人拉扯到的,這多麽不容易。 在祖母和母親身上,我都看到了女性的光輝。 本來該到祖母享福的時間了。幾年前我父母借錢給叔叔在深圳買了套房子,祖母可以在那裏住;她幫忙帶大的外孫女(我表姐)去年大學畢業了,現在已有較穩定的收入,聽説準備今年10月份就要和她在大學相戀的男朋友擺喜酒了,看著自己的孫女結婚那應是多麽開心的事啊。可是她現在癱瘓了,康復幾率幾乎為零,更可能時日無多了。 在7月29號,也就是我回到鄉下的第三天,我開始肚子痛。我也病了。原因大概有兩個:1,暴雨成災,水質不好,給肚子裏帶去了細菌。這樣說是有理由的,因爲除了我,也有其他人相繼拉肚子。2,水土不服。這也是有理由的。今年春節回鄉,也無緣無故肚子痛拉肚子,一回來香港就馬上沒事,不是水土不服還能是什麽? 在我肚子痛前的那個晚餐,姑父給我和表哥倒了一小杯白酒,預祝我能考上好的大學。之後我肚子痛的幾天都再沒怎麽吃過東西,直到我離開。所以那一杯白酒成爲了我這次回鄉品嘗到的最後的美食。 回鄉錄一 [tag]回鄉[/tag]

0

不在英語中爆發,就在英語中變態

今天我和每一位會考生一樣緊張,因爲我會在今天知道我重考syllabus B的成績。這個成績將影響往後幾天我吃喝拉撒睡甚至打飛機的心情。正因爲我深知此點,以及自己究竟有幾兩重,所以難免未知道成績就已經憂心忡忡。我甚至不敢打開網頁查看自己的成績。 不想面對,終需面對。我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找回丟在一邊的准考證,照著輸入准考證號。我看到了”E”。對於這個成績我該高興,還是悲傷呢?這次考卷做起來似乎很簡單,但出來的成績,連在我看來英語很好的某某也不過D而已,我能拿個E已是萬幸;然而,這樣糟糕的英語是不是已經足夠預示著幾個月之後我將出現在哪。不用一年又會有一個關於天才夭折的故事流傳世間。 其實,一切都已經比我料想得好──悲觀主義有時候不是太差,因爲悲觀之外常有出乎預料的收穫。最起碼,在這份成績單上沒有出現U,還有個D呢。 Technorati : 會考, 英語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0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在hompy上我已經寫了超過一年的網志了,可惜它沒有朝著我希望的方向發展。所以我決定要搬離這裡。之前搬過一次家,需要下很大的決心,而這次顯然要容易得多。 當初我選擇了hompy不是因爲它功能豐富強大,不是因爲它人性化使用方便,因爲這些特點它一直都不具有。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爲什麽會選擇了hompy。我可以簡述一下我當初搬家的情況:我最早建立的blog是在國内的blogcn,我喜歡它的可編輯模板的功能,但它的速度卻可以和蝸牛一比,別説讀者上去難,連我想上去寫文章都難。有一天我終于受不了了,可以粗俗地比喻為:一個男人發現自己的老婆很難上的時候就會出去找女人。同時,我也越來越接受自己是香港居民的身份,所以我決定找一個香港的BSP,讓自己更香港化一點。 如果說blogcn的速度之慢已經讓我的厭惡上升到了極點的話,那麽hompy的很難發揮個性化的功能現在又再次讓我的厭惡上逼近了那個高度。我一直就對hompy的所謂豪宅功能不感冒。對於那些本來就使用now media的hompy人來説,豪宅是天上掉餡餅;但對於本來沒用now media甚至討厭now media的人(比如我)來説,這不過是給了hompy收費的藉口–hompy永遠不用指望從我身上賺到那一筆錢。所謂的豪宅功能,在其他BSP來説不過是基本功能,只有hompy厚顏無恥地把這樣的功能賣每個月30元的價格–這恐怕是諸多web2.0的網站中收費最高的了吧。 對於hompy的厭惡又何止這些。在hompy,我不能自己設定首頁顯示的文章數量,我不能自己設定rss的輸出方式,我不能通過它提供的搜索準確找到我的文章……我以爲hompy會不斷進步,但目前看來,hompy並不準備加快它的步伐–儘管它已經落于人后。 我的hompy剛剛超過10萬的瀏覽量,本是個值得高興的事,但我還是決定要離開這裡。在我寫下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的新家已經基本佈置好了。在2007年到來之前,我還不會徹底放棄hompy,也就是說我的文章會兩邊更新。2007年后,我會徹底放棄在這裡的更新,之後我的工作就是把我在hompy的文章都備份下來。關於之前說的,清除掉某些包含某人名字的文章,現在也不打算再干下去(其實我已經沒有當時那麽悲傷了),因爲這裡很快就是廢墟了。 好了,我的新家是:http://cowcfj.mysinablog.com 。無論我到了哪裏,我都希望朋友們的到訪,你們是我的動力。雖然我還會在hompy更新,但請支持我的新家吧。那裏看起來好得多了。 對於那些訂閲我的rss的朋友(只是幾個而已),地址仍然是:http://feeds.feedburner.com/cowhompy 順便一提,新浪的blog可以多人共寫,誰有興趣的可以和我共寫一個blog,讓多種風格共冶一爐。 Technorati : blog, hompy, sinablog Del.icio.us : blog, hompy, sinablog Ice Rocket : blog, hompy, sinablog Flickr : blog, hompy, sinablog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