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隨筆

奧運結束,電腦恢復 0

奧運結束,電腦恢復

奧運在進行閉幕式時,而我正在操弄我的電腦。 事實上我弄電腦好幾天了,從某個上午突然不能進入windows之後。這麼一個黑色的暑假,先是硬件出問題,現在輪到了軟件。我自問,這個暑假,除了騙了某位無知少女的吻之外,甚麼壞事也沒幹過,但是甚麼倒楣事都讓我碰到了,一樁接一樁。 問題看上去很簡單,就是windows輸入登入密碼的那個畫面進不去,但是問題已經嚴重到連安全模式也進不去。由於我安裝了兩個操作系統,得以在另一個未有損壞的系統中上網尋找方法。每當遇到電腦上的問題,最困難的是不知如何描述所遇到的問題,因為現在的網絡搜索還不夠強大,我必須將問題描述得和曾經遇到同樣問題的人所描述的差不多,才能尋找到解決方法。這和找維修師傅當然很不相同,機器不能像維修師傅那樣理解你描述的問題。 我試遍了所有能找到的方法,沒有用。這時我只有用hp的系統修復了。可修復居然也不行,現在回頭想想,可能是c盤空間不夠造成的。然後我就和朋友去了趟深圳,把windows的問題暫且放下不理。不過在深圳發生了更加不開心的事,暫且不說。 在掛九號風球的那天趕回來香港,繼續弄我的電腦。hp系統修復失敗令我懷疑可能連hp的修復功能也壞掉了,而hp的修復光碟由於更換了主板的緣故也無法使用,所以我只好在網上找windows xp OEM的安裝光碟,HP的OEM光碟倒是找到了兩個,不過一個是簡體中文版,一個是英文版。再找就找到了Dell的OEM光碟,是香港版的。把它下好了,腦子一熱,格式化了c盤重裝了windows。那時我在想,這操蛋的windows為何就沒有覆蓋修復的安裝模式呢? 問題來了,我手上的key無法通過windows正版認證,看來雖然都是OEM版,但還是分廠商的。我想再次嘗試hp系統修復,結果無法進入系統修復了。此時,我連去微軟和hp的公司放炸彈的心都有了,幸好有嘻嘻,不然這個世界又會多一個恐怖分子誕生。 後來靈機一動,從hp系統恢復分區裡複製了幾個檔案到系統分區,重新開機,按F10,居然能夠進入hp的系統修復,修復順利完成。可開機後仍然進不了windows,出現System Configuration Error (Code Purple) 提示。又上網去找,相關資料甚少,都是外國網站上的,且都與hp的機有關,於是搞清楚了這個問題又是更換主板所導致的。hp為了防止別人盜用它的系統修復,用了這樣的爛招。於是又上網找修改BIOS安裝windows OEM的方法,除了可以通過DMIScope在windows下修改BIOS裡的OEM信息之外,其他都要在DOS下進行,太麻煩。可是試了DMIScope也修改不了。 就在此時,在外國論壇上看到有一個人說將hp\bin\configcheck下的run.py改名或者刪除便可以解決System Configuration Error (Code Purple) 的問題。一試,果然可行,真是太好了。 windows恢復了,一切要重新來過。之後還碰到了一些問題。比如在firefox安裝GM script時出現”GM getConfig is not defined”問題,直接google”GM getConfig is not defined”是找不到解決辦法的。後來還是讓我找到了問題所在,原來是Aide RSS擴展與Greasemonkey不兼容。 現在,總算基本上把電腦恢復到出事之前的狀態了,奧運結束的那天,居然連我的電腦也一起恢復了正常。所以,做好重要資料的備份很重要,這是我要跟大家說的最重要的一句話。 [tags]windows,HP[/tags]...

花開富貴 0

花開富貴

尖東海旁其實臭氣薰天,不太浪漫,但是情人不少,所以就有了賣花的。 童話裡賣火柴和賣花的通常都是小姑娘,但在現實中卻多半是個大媽。賣花的大媽都很積極,一見有成雙成對的異性,便向前推銷。剛好我旁邊就有對情侶,大媽走了過來。我見機會難得,就和郭同志扮起了情侶。 可那位大媽沒理我們,走時還很可愛地丟下一句話:不賣給你們。 我們一行人研究了一下,一個推銷員應該不會介意顧客是不是同志,能賺錢就好。然而,向一對男同志推銷花的時候就遇到了一個問題,她應該說「先生,買枝花給你女朋友」還是「先生,買枝花給你男朋友」? 後來又來了一位大媽,我和郭同志決定再做一次情侶。這個大媽不同,她過來向我們推銷她的花。只可惜我們並沒有買花的打算,我們便挽著手走開。大媽不依不撓,緊跟上來,繼續推銷,突然又冒出來另一個大媽,估計是她的搭檔。她說:先生,買枝花啦,祝你花開富貴。 這位突然冒出來的大媽太有文化了,應該沒有比「花開富貴」更好的祝福可以用在同志身上了。

怎會有如此好人 1

怎會有如此好人

這是我的電腦死而復生後寫的第一篇文字。 三天前,我把電腦抬到電腦維修店,簡述了電腦出現的問題。店主說,有可能是顯示卡和硬碟的問題。第二天,駐店的人換了另一個,他告訴我顯示卡和硬碟都沒問題,問題在主板,電容燒壞了。如果換主板,那cpu、顯示卡和記憶體都要換,他說要兩千元左右。我說,暫時不換,然後就把電腦抬回去了。這件事證明中醫是正確的,頭痛不一定是頭的問題,可能是小雞雞的問題。 薯麥原來是說把她不用的記憶體送給我。後來她又說,她發現她準備送給我的DDR ram容量都很小,於是決定把棄用的主板連同ddr2記憶體送給我。我當時的想法是,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人? 雖然第一次約定的交貨時間,薯麥放了我飛機,但第二次則比她約好的時間要早。我認為,她是有權利放我飛機的。就算她放我十次飛機,對我所帶來的損失也不會超過一塊主板的價值。當天鬧了個小笑話,我剛收到薯麥的短訊,介紹她的穿著好讓我辨認,我馬上就在約定地點發現有一個人和她所描述得差不多,而且那個人也在等人。於是我走過去問,請問,你是薯麥嗎?那個人答「不是」,然後就走到另一邊去了。我認錯人,但對方好像比我還要不好意思。就好像以前有位同學,我借了她的東西來用,當我還給她時,還沒來得及道謝,她倒先跟我道謝了–我猜,是不是這個世上像我這樣有借有還的人已經不多了。 前一天晚上,薯麥問怎樣辨認我。我說,穿黑色牛仔褲,為了她放心,我又說,同時同地有兩個穿黑色牛仔褲的豬頭出現,其機率很低。怎知,第二天反而是我認錯了人。 回到家就把主板換上。其實我不懂裝電腦,所以這是我的處男裝。對於一個處男來說,最容易犯錯的是,插錯了洞。請不要想到別的地方去,如你所知,主板上有很多的插口,有些還長得很像。這塊型號RC410L的主板,集成了顯示卡和音效卡,儘管如此,還是比我那塊壞了的主板強大。由於它是集成顯示卡,屁股上多了一個顯示屏接口,而我那部主機箱是沒有在那個地方預留洞洞的,所以我得把後面那一小塊鐵皮給拆掉了,因此我的電腦算是後庭小開了。最大的問題是音效卡。一開始插錯了洞,完全沒有聲音;後來插對了,但只有左音道發聲;再後來又弄了弄,終於兩個音道都有聲音了。但機前端的音頻插口是沒有用了,所以以後只能後面來,不能前面來。 另外還有一個不大不小的問題,這塊主板的風扇很吵。 買了1G的DDR2記憶體,加上薯麥送的512M,夠用了。昨天,開個firefox就側漏,現在非常順暢。對了,現在我才知道,這集成顯示卡好像並不自帶ram,要在BIOS上設置,從記憶體那邊分給它用。本來是去石籬商場的那家電腦商店(也就是我上面提到的維修店)買的,老闆開價400幾,所以我還是得跑到深水步去買。我住的這一帶,似乎窮人居多,一條400多元的記憶體也不知道賣不賣得出去。恐怕要看住在雍雅軒的中產會不會上來買了。 其實,自從我登出低價收購DDR記憶體一文以來,想送我記憶體的不止薯麥一人。sidekick還特地拍了照給我看,問我合用否。還有些朋友我也不一一說了,總之感謝你們。 昨天,我朋友也問,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人。 這說明我在網上的形象還算不錯,哈哈。

悶熱的夏天 2

悶熱的夏天

又過了一年,電腦又開始承受不住這樣的夏天。 今天上午,開機到windows,畫面定住不動,然後重開,問題重複。估計是顯卡的問題。 打遊戲是必死的,所以我痛下決心這個夏天不玩遊戲了,要玩就玩自己的小雞雞,開電腦就只是聽聽歌看看書,可他媽的現在連機也開不了。這顯卡有個風扇,還自帶八個散熱片,居然就受不了了。你看吧,又跟八字有關,這個不平凡的2008年。 決定拆下顯卡來看看。當然我能做的就只是清潔,而不會變魔法把它變好。那風扇是積了不少污垢,但仍運轉順暢,於是想把風扇拆下來看看GPU有沒有塵,或者加點散熱膏也好,可是那風扇很難拆,有兩個扣穩穩扣在顯卡上。經歷一番艱難的解扣動作而不成之後,我一怒之下把其中一個扣給剪掉了,這不像解女朋友的胸圍,你解不開時,女朋友會自解–如果女友撒嬌說非要由我解不可,我同樣會一怒之下把胸圍溫柔地減開的。回頭根據她的胸部大小,我再縫製一個胸圍給她,把扣設計成只有我才能解開。 一開始覺得這倆扣是無關緊要的,因為還有四顆螺絲釘。但當我把塑料扣剪掉後才發現,這風扇就靠這倆扣固定,那四個螺絲釘都不是連接顯卡和風扇的。還好,我把塑料扣上的彈簧拿掉,扣回去依然能起到固定作用。 風扇難拆,而相反的是,在我把顯卡裝回主板時,有一塊散熱片居然輕易掉落了。命運弄人莫過於此。 到街上買了散熱膏,加了點到GPU上,能開機了,但也不知道能挺多久。那顯卡真是熱得要命,歡迎各位朋友拿一藍雞蛋上我家煮雞蛋。咱煮蛋論英雄。 這悶熱的夏天,只有裸體的電腦主機,沒有裸體的女人。 順便一說:今天薯麥同學放我飛機。 [tags]顯示卡,電腦[/tags] Technorati : 電腦, 顯示卡

煙華 1

煙華

某天,我坐在椅子上沉睡。 我之所以要在椅子上睡覺,其中一個原因是我隨時準備著死,而毫無徵兆地死在椅子上無疑是最浪漫的。 但是,我坐在椅子上沉睡時,卻夢見自己叼著數支煙在吞雲吐霧,煙霧通過我的口腔慢慢從我的鼻子出來,我不得不說,那種感覺奇妙無比,比進入女性的私密領地還要讓人振奮。 也許那就是死的感覺,死不一定是痛苦的。說不定死就只不過是一股煙霧從你鼻孔中溜走。

科舉失敗一周年 3

科舉失敗一周年

歲月對每個人都很公平,對成功者如是,對失敗者亦如是,所以,轉眼間,又到了放榜日,也就是說一周年了。 一周年的說法是錯的,正確的是,一年零兩天。朋友提醒,去年是28號放榜的。而我已經忘了。我的記憶是不可靠的,尤其對一些重要的日子。 另一位朋友說,他聽到他的一位重讀的朋友今年考了好成績,於是他很後悔選擇了副學士。而我,就算有可能後悔讀「應用中文」,也絕不後悔沒有選擇重讀。我祝賀每一位通過高考這座獨木橋成功到達彼岸的學生,但我並不羨慕他們任何一人,包括考6A的狀元在內。 失敗是成功的老母這句話,我已經聽膩了。格言曾對年幼的我有過激勵作用,但現在已經無效,就好像同一種感冒藥吃得多了也會失效。叫做失敗的那個女人,她一生產子無數,而她的兒子其實大部分也繼承了她的名字。 有一種人生觀是這樣的:成功與否並不重要,快樂才是人生真諦。我嘗試將這種人生價值注入自己的血液,讓血液不再沸騰。但很可惜的是,我除了不曾獲得成功,也沒能夠擁有快樂。我不羨慕那些焦點中的人們,只羨慕那些不嫌平庸而活得快樂的人。他們每一個人都是我的榜樣,但快樂是無法傳授的。 當你的人生大部分時間都在不快當中,那麼,你的不快其實是天生的,與你的遭遇無關。 [tags]高考,人生[/tags] Technorati : 人生, 高考

1

回憶鞋

有人說起回力鞋,勾起了一些回憶。 回力鞋是大陸國產貨,香港雖有很多國產貨,但未曾見過回力。平時上體育課,香港學生大多穿「白飯魚」。香港人俗稱「白飯魚」的白布鞋在大陸其實也有(香港的貨應該也來自大陸),只是不會當運動鞋來穿。「白飯魚」的設計很簡單,可以說基本上沒有設計,所以穿著它做運動很容易受傷,尤其是需要跳動的運動。當你穿著「白飯魚」跳起落地的那一刻,你便能切身體會到何謂「生命不能承受之輕」。我曾經借同學的白飯魚踢過一場班際足球賽,剛踢沒多久,腳底就開始痛了。自此之後,我就覺得不穿鞋踢球也比穿「白飯魚」強,不過在香港的學校裡踢球是不讓赤腳的。「白飯魚」就是鞋底太薄,而且容易打滑,它唯一的好處是便宜--如果便宜算得上是好處的話。 (這就是傳統白飯魚,不看不知道,原來是網球鞋啊) 說回力鞋。在我的家鄉,如果你穿著白飯魚去踢球,一定是件滑稽的事,就算你還沒正式表現球技,你已經先轟動全場了。此時,你一定在想,穿球靴應該沒問題了吧。對不起,你穿球靴去,也不帶你玩,因為裝備太好啦。我們踢球穿的也是布鞋,但不是tennis shoes,在泥地場踢還是很舒服的。說到足球鞋,最出名的要算是石家莊「三球牌」了,你看,我連它的生產地都還記得。「三球牌」和「白飯魚」不同的是,「白飯魚」是萬能的,而「三球牌」只能用來在泥地場踢球,除非你覺得穿著有釘的球鞋在石地場打籃球是件很爽的事。但老實說,我們也經常在籃球場踢足球。所以,只能說,做愛做的事時,有些不太爽的事也不重要了。 於是,打籃球的話,就輪到回力鞋出場了。回力鞋,名副其實,彈性比較好。當年,回力鞋除了用來打籃球,我們還開發了另一項用途:以大概45度角大力踩踏地面,即腳跟先落地,前腳板隨之順勢踩下,就能發出巨大的聲響。這雖然不是回力鞋的主要功能,甚至根本不是它的分內之事,但穿回力鞋必須要這樣做,正如開跑車必須要有一個能發出巨響的排氣管一樣。 (這就是回力鞋) (這是回力鞋的包裝,打明旗號是籃球鞋。還有英文版呢,看來是遠銷海外的。) 哪天回老家,看還能不能找到我穿過的回力,找出來回味一下。 有個芬蘭華裔女孩製作了一個回力鞋主題網站,並開了一個flickr group,目前會員僅有八個。另外,在豆瓣也有一個回力鞋小組。 這是懷舊的時代。 相關閱讀:<Warrior: The Story of China’s First Hip Snea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