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牛擠奶 Blog

0

只想跟她說一聲加油

去年雨傘運動期間,我在洶涌的人群中看到他在發言,隨即給他發了條短訊:「我看到你了。」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

1

崔健究竟刺痛了誰?刺痛了什麼?

「二十年前的情歌已經足夠代表香港了嗎?」這是一個好問題,但沒引起好的討論,崔健拋出的這一塊磚,不僅沒有引來玉,反而爲他招來了成千上萬的磚頭。

0

陰謀論和出身論

無論資金來自何處,世上並沒有百分百可信的傳媒,也不會有傳媒在每一個議題上的立場均與你一致。監察傳媒是有必要的,但監察傳媒做了什麼,比追查背後老闆的背景並因此質疑其動機要有意義得多。

1

《山河故人》影評:看完電影,掉了三顆星

「約故人相見,看山河不變」,是電影《山河故人》用的一句宣傳語。如果說「山河不變」,那麼,女主角「濤」(趙濤飾)就是那山河,因為山河本身並沒有不變,故事的時間跨度,從已經過去的1999年至還未來到的2025年,變化最劇烈的就是山河,唯一不變的是濤。

1

你提供戰爭,我提供觀眾

中國人說「寜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但在我看來,教人打仔和教人分妻都不對,別人家的事情最好不要輕易介入--中國人的毛病就是太愛管閒事,但往往又不是真的有能力管,說到底是愛看熱鬧。許多「熱心」的中國人愛管的,真的就僅僅限於「閒事」而已,事情一旦超出了打仔分妻的範疇,上升到正經事的層面,明哲保身的智慧就來了,就變成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1

何必擺侯孝賢上檯

華人導演帶著作品去外國影展,就算作品與政治無關,政治卻會像性飢渴的粗魯大漢一樣找上門來。2009年,賈樟柯帶著他導演的《河上的愛情》去參加墨爾本電影節,結果因為電影節邀請了疆獨領袖熱比婭出席開幕禮,他高調地連同另外幾位中國導演一起退出了電影節。有說是中國政府逼迫賈樟柯這樣做的,我信。

0

大時代下的瘋狂

在《大時代》裡,我們看到了股市的瘋狂。香港現在進入了另一個大時代,中港矛盾大爆發的時代。在這樣的大時代裡,你最好站對了隊伍:你是大陸人還是香港人?